yibaiba3详情介绍-yibaiba3在线观看-yibaiba3迅雷下载 - 摄影电影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剧情片 《yibaiba3》

yibaiba36.0

类型:剧情 剧情片  中国大陆  1960 

主演:张圆 郭振清 蔺娜 孙羽 牛千 

导演:张辛实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yibaiba3剧情简介

羌笛颂(1960)故事梗概1935年,工农红军来到西南羌族地区,给羌族人民带来了新的生活。政治工作人员董永贞率工作组深入羌寨,组织农会、分配粮食。在她的启发教育下,江保、沙格甲、金坦密等参加了革命工作。董永贞得知江保的儿子病情很重,便派自己的弟弟董永明去找医生,自己留在江保家守护。国民党匪区长张华德和羌族反动分子陈泰保,趁机派斯合珠等闯入江保家,董永贞为救护江保的儿子被敌人打伤。正在此时,沙格甲率群众赶来,斯合珠等狼狈逃跑。红军继续北上,上级因董永贞伤重,留她在羌寨一面养伤,一面领导羌族人民坚持斗争。红军走后,敌人又回到羌寨,把羌寨又变成了地狱。董永贞通过沙格甲、金坦密发动群众抗捐抗税,给予敌人以沉重的打击。陈泰保利用庙会搜刮民财,董永贞决定利用庙会发动群众,但沙格甲暴露被敌人逮捕。董永贞组织群众,经过周密安排,把沙格甲救出。敌人发现羌寨有红军活动的踪迹,通过羌族败类石端公打探到董永贞的下落,董永贞被敌人逮捕,敌人威胁利诱没有使董永贞屈服,恼羞成怒的敌人想枪杀董永贞恐吓羌族人民。董永贞在刑场上揭露敌人的阴谋,号召群众坚持斗争。敌人向董永贞开了枪。正在这时,沙格甲带领游击队冲进刑场,把董永贞救走。董永贞因伤势过重光荣牺牲。沙格甲决定不让敌人知道董永贞牺牲的消息,以董永贞的名义张贴革命标语,使敌人坐卧不安。十多年过去了,人民解放军向西南进军。张华德和陈泰保疯狂镇压羌族人民。沙格甲领导的羌族人民武装坚持革命斗争,他们处决了斯合珠,惩罚了石端公,同时还袭击了陈泰保的老巢,打死了陈泰保,并与张华德的匪军展开激战。敌人凭借优势兵力包围了沙格甲等。正在危急时刻,人民解放军及时赶到,歼灭了匪徒,活捉了张华德。江保和董永明带着部队与羌族人民武装会师了。老战友相逢都很兴奋。金坦密把董永贞的遗物交给董永明,人们一起悼念这位不朽的战士。羌族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建设羌寨,过上了幸福美满的新生活。

yibaiba3猜你喜欢

  • 更新至20181012期

  • 共20集,完结

  • 超清

  • 超清

  • BD中字

  • 13集全

  • 超清

  • 超清

  • 共30集,完结

  • 更新至11集

  • 更新至24集已完结

  • 更新至13集完结

  • 更新至第34集已完结

谁能提供点儿电影滚滚红尘中玉兰的扮演者张圆的资料???

中国电影女演员、导演。原名张祖泽。1926年出生,河南卫辉人。八岁丧父,家境困难,小学辍学。1949年相继在华北大学三部和中央戏剧学院学习。1950年入文化部电影局表演艺术研究所演员班学习。1953年毕业后任北京电影制片厂演员。曾在《祖国的花朵》《沙漠里的战斗》、《水库上的歌声》等影片中饰演角色。1958年起任长春电影制片厂演员,先后参加拍摄《羌笛颂》、《兵临城下》、《景颇姑娘》等影片。1975年改任副导演。1980年起任导演。先后与薛彦东合作导演《红牡丹》,与于彦夫合作导演《十六号病房》、《黄山来的姑娘》、《中国的"小皇帝"》等影片。其中《十六号病房》和《黄山来的姑娘》分别获文化部1983年、1984年优秀影片二等奖,《十六号病房》并获第七届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鸽子迷的奇遇》于1987年获第二届中国儿童少年电影童牛奖和印度国际儿童电影节金章奖。



根据电影《茶馆》分析其中的民俗表现及其原因

具体的你看李晓峰的《论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话语的发生》,里面有《阿诗玛》等少数民族电影代表的意识文化,还有各种区别与关系,下面是其中的一段文字:“在撒尼人长诗《阿诗玛》的整理过程和电影剧本的编写中,民族国家意识形态规范对少数民族民间文学资源的改造和利用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证。这即表现在对改编后的《阿诗玛》的主题思想的确立上,同时也在剧中如“抢婚”等民俗上按照汉民族的历史记忆进行的想像。陈思和甚至认为,“整理本《阿诗玛》之所以产生广泛的影响,其中的原因并不在于那种‘阶级斗争’的整体叙事,而在于它和其他民族文学的整理一起,象征着非汉民族文学随着中国大陆的再一次统一,其传统文学也进入了汉语文化圈,并在当代产生了影响,在汉民族文化圈获得了一定的地位”。但从另外的角度,作为民族国家对文学话语整合的一个重要步骤,不但把本来体现了少数民族民间生命精神的传说转换成了主流意识形态的话语表达,同时也使之纳入到民族国家文学话语系统。然而,对民族作家的规范和作家队伍的整合,对民族民间文化资源的开掘和利用仅仅是民族国家对少数民族话语构建的重要手段之一,为了推动这种构建,或者说为了打造出体现民族国家意志的少数民族文学范本,使少数民族文学话语完全进入民族国家一体化文学的范畴,民族国家直接参与了对少数民族文学话语的构建,而这种构建动作在以往的民族文学批评中却被忽视了。为了进一步说明问题,在此,我们仅以电影为例。可以说,民族国家将自己的国家建构理想相当充分地体现在这种不受接受者文化水平限制的被称为第七艺术的大众艺术上。而且,在建国后国家对电影事业的扶持和体制化建设上,我们也可以看出民族国家希望通过电影艺术达到对国民共产主义启蒙的初衷和迫切心态。如电影《草原上的人们》。这个电影标明取材于玛拉沁夫的小说《科尔沁草原的人们》。这篇小说小说是1952年1月发表于《人民文学》,后由著名电影编剧海默担任主要编剧,仅1年的时间就完成了改编和拍摄,其速度之快在今天商业操作下的电影业也堪称迅速。这里,民族国家对少数民族文学话语建构的迫切心理和通过少数民族文学话语进行启蒙的企图昭然若揭。建国后少数民族题材的电影创作具有鲜明的主题指向,如:反映少数民族在党的领导下获得民族解放,歌颂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如《内蒙古人民的胜利》、《鄂尔多斯风暴》、《柯山红日》、《回民支队》《羌笛颂》、《农奴》等;反映解放初期少数民族地区复杂激烈的阶级斗争形势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力量,如《草原上的人们》、《冰山上的来客》、《山间铃响马帮来》、《阿娜尔罕》、《边寨烽火》等;歌颂民族国家的民族政策和党的伟大,宣传民族平等反映民族团结和建设美好家园,如《五朵金花》、《达吉和她的父亲》、、《两代人》、《患难之交》、《暴风雨中雄鹰》,《冰雪金达莱》等。这些电影一方面传达了民族国家意识形态对少数民族问题的基本观点,同时也规定了少数民族文学的话语取向。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电影的导演和编剧大都为汉族(如徐韬、海默、李恩杰、王家乙、朱文顺等都参与了上述大部分影片的编导),其中,少数民族电影艺术方面的人才缺乏是一个原因,但民族国家意识形态对少数民族文学话语的直接建构和规范的鲜明意图也不言而喻。即使是如《刘三姐》、《阿诗玛》这样对民族民间文化资源开掘和利用的电影,也都受到当时意识形态和最高权力层的关注和指导。而且,我们还注意到,在这些影片中,真正关注少数民族在现代性转折时心灵裂变的影片基本没有。即便是象《达吉和她的父亲》(编剧:高缨(根据所作同名小说改编))这部切入了亲情和人性的影片,虽然将达吉置于生身父亲和养父的二难选择中,但是“谁也离不开谁”的主题表达欲望消解了人物情感的表现力度。特别是影片中的“认父”颇具政治意味。彝族人马赫亲手把达吉抚养成人,视为自己的掌上明珠,然而他却不是她的生父,他只不过是代父行职。她的生父是来帮助修水利的汉族工程师任秉清。而任秉清在影片中有两项任务,一是帮助凉山修水利工程,二是要找回自己的女儿,马赫虽然内心为失去达吉非常痛苦,但他又不得不把自己女儿交出来。因为达吉的父亲是汉族。这里,达吉的认父便颇具意味,认父的过程也便成为对民族国家的认同仪式。这一点,正如有的论者说的分析的那样:“新中国建立初期的影片。汉民族往往担当解放者角色,而少数民族则被安排成被解放者的形象。建国初期少数民族题材影片从编剧、导演到演员的整个创作过程基本上都是由汉族来承担完成的,尽管电影的表现内容是少数少数民族生活,因为其视点必然是汉族的,而非少数民族的,十七的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并不是作为主体的少数民族的自我表达,而是主流(汉族)对边缘(少数民族)的再构造。影片生产的目的是为了体现并宣扬党的民族政策…..少数民族丧失了其作为独立文化承载者的特征和位置,进而成为汉民族的想像形态。完成其负载明确的意识形态功能。”可以说,众多少数民族的现代性诉求的心理和情感的巨变,完全或部分地被遮蔽在共和国民族国家话语的构建的之中。”

影片评论



Copyright © 2008-2018